document.write('<'+'/script>');
当前位置:首页 > 陇右文摘 > 史料评说
甘谷古坡草原:曾漫过猎猎秦风仍葆有脉脉情韵

时间:2014-09-28 09:30:50  来源:兰州晨报  作者:刘小雷  浏览量:; 字体设置:
热点导读: 甘谷古坡草原:曾漫过猎猎秦风仍葆有脉脉情韵  文/图本报记者刘小雷  美丽的古坡草原  逍遥于绿叶黄花之上  温顺的马群仍保留着河曲马的神骏  古坡位于天水市甘谷

甘谷古坡草原:曾漫过猎猎秦风仍葆有脉脉情韵

  文/图本报记者刘小雷

  美丽的古坡草原

  逍遥于绿叶黄花之上

  温顺的马群仍保留着河曲马的神骏

  古坡位于天水市甘谷县东南部,耤河上游,与天水的关子镇接壤,距甘谷县城28公里,总面积132.8平方公里。古坡河东西横贯全境,风景区以草原风景为主,草原面积占总面积的34.2%,共有14万亩的天然牧场,它曾是秦人由长江上源的西汉水流域拓疆到黄河支流渭水流域的过渡地带,也是在陇上积蓄实力、扩张的高地和历史舞台。

  说到草原,我的内心隐隐一动,它更多应该是和去过的甘南、肃南那些地界联系在一起。在甘谷哪来的草原呢?

  昔日行走在天水,眼神常被一泓碧澄澄的湖水勾了去,它虽是是用橡皮坝、蓄水池在一条河道上蓄积而成的人工湖,但仍然让人想起天水——天注之水的恩泽和滋养。

  记得第一次去天水秦州区的时候,就把这条穿城而过的河流误做渭河了,后来才知道,它的名字叫耤河,和那些动辄流经几省、长度数千公里的大江大河相比,她完全符合“小微”的定义,只是源自于西秦岭西端,在天水境内辗转85公里后,在麦积区峡口汇入渭河的合唱中一去无踪,但我感到惊讶的是天水人仍然把它视为母亲河,“与水为邻,靠水为生”,不惜用重金打造的耤河风情线,来想像她的美丽容颜。

  她一路消瘦而温婉的足迹从何而来?查阅相关资料,得知耤河古名洋水,又名乌油江,发源地有二:北源出于甘谷县古坡乡瘦驴岭,南源出于礼县固城乡北小山峪。耤河的发源地又是怎样的景象呢?

  7月24日早晨8时,我们驱车从兰州出发去往甘谷古坡乡一探究竟。

  采访车行驶在巉柳高速甘草店至巉口路段时,几日来的阴雨虽然消歇,但路边的山峦仍然弥漫着雾气,能见度只有几十米,给古坡乡的党委副书记张平打去电话问询当地天气,他说,放心好了,今天古坡草原是难得的好天气。

  说到草原,我的内心隐隐一动,它更多应该是和去过的甘南、肃南那些地界联系在一起。在甘谷哪来的草原呢?

  每次夏季路过甘谷时,看到渭河自武山境内逶迤而来,在河滩漫漶而流,除了谷地,一片一片的果木菜蔬弥漫着绿色的田园气息之外,头顶明晃晃的太阳,两边那些东西绵延、枯黄不尽的山梁让人感到无名的焦躁。会有一枚硕大的绿叶覆盖在我们视线所不能及的某个地方吗?

  虽然久居于城市,但我始终喜欢着草原的意象。

  少年时候喜做英雄梦的时期,我不止一次地幻想自己在某片广袤草原的深处,骑着或温顺或狂野的马,从缤纷的草原野花中穿行而过,或许还会像古龙笔下的人物唱一路豪迈苍凉的歌:暮春三月,羊欢草长,天寒地冻,问谁饲狼?人心怜羊,狼心独怆,天心难测,世情如霜……

  11时到了甘谷县城,出城一路向南,不知不觉就上了山,玉米地、刺槐丛和甘谷常见的“片片房”,并没有我想见的青草气息弥漫,只有公路变成了错车不易窄溜溜的水泥路面,坡度越来越急促。半小时左右就已经来到甘谷的最南边。快到古坡乡的时候,我们的视界猛然被打开。

  原来我们在天定高速上风驰电掣时,在清澈湛蓝的天幕之下,北边粗犷苍茫的群山中始终有着巨大的阴影,我还以为是过境的云影,实际上却是一片葱茏的绿地,漫山披着绒绒的草毯,丛生的灌木像是美丽的绣球点缀其上,阳光变得碎碎的,在绿色的波涛上流转不定,这是我熟悉的甘谷吗?

function CheckPl(obj) { if(obj.saytext.value=="") { alert("您没什么话要说吗?"); obj.saytext.focus(); return false; } return true; }
发表评论 共有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