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精选 > 散文
下雪(散文)

时间:2012-01-31 01:27:08  来源:  作者: 辛轩  浏览量:; 字体设置:
  热点导读:   进入腊月,秦源的雪就下个没完。沟沟峁峁上全是洁白,硌得眼睛生疼。若是均匀盖着也好,可是不,背风处积成雪墙,向风处飘洒雪沙。雪墙有的没过足踝,有的没过膝盖,生

  进入腊月,秦源的雪就下个没完。沟沟峁峁上全是洁白,硌得眼睛生疼。若是均匀盖着也好,可是不,背风处积成雪墙,向风处飘洒雪沙。雪墙有的没过足踝,有的没过膝盖,生生地阻挡行人。而雪沙永远很凶,高高地扬起来,夹杂着尘粒,胁持着严寒,径向你的领豁口灌注。当然这些仅限于要出门的人,我们却只有预备过年。

  过年有诸多好处,留待以后再说,我想说下雪。

  秦源的雪下得野。有时不动神色,太阳明明地亮着,雪花乱乱地飘着;有时天似穹庐,雪花如絮,纷纷扬扬;有时毛手毛脚,风吹雪洒,可你的脚尚未暖热,雪的屁也没了;有时吹胡子瞪眼,北风老牛一样呜呜直叫,严寒刀子一样凛凛直刺,看似铆足了劲,可整整地一个夜晚雪未落下事小,魂也回不来,魄也回不来,不成雪不成雨,仅成了光冰子。当然如是真下了光冰子,就不能不说老唐。

  我现在相信,下雪会让人变懒。枣公鸡不叫,石磨盘不唱,人们早早地进入梦乡。老唐本来也是打算睡觉的,每个腊月会让秦源所有的活物变成老爷,老唐也不例外,尽管它只是一条狗。但它要告诉爷爷今夜要下雪这件事。你看这天气,没一丝风飘,你看这青蟒眼,没一点结冰,你再看枣公鸡,并没有上架,这是曲风藏气的天气,这肯定是要下雪,而且还是下大雪的天气,它百分之百的肯定,因而走路的步子也就老成持重。它从屋后看,爷爷不在,驴圈看,爷爷不在,它便到上房来,按说上房没有特殊的事情它是不来的,这会儿得来,说不定爷爷已经上炕。它自从得了爷爷的大号,就抱定了士为知已者死的决心。爷爷原来是被村里人称做老唐的,那天下着光冰子,爷爷在光冰上面挑水滑倒,摔碎了下井(水桶),摔漏了水,摔折了胯骨,老唐就是第一时间跑到跟前,第一时间实施救援,第一时间戴上了爷爷的帽子,第一次被称做老唐的。自从谁这一次喊老唐为老唐,爷爷的老唐就没了,没得一干二净。所以,老唐也是铁了心,争当一个合格的老唐的。秦源村庄不大,户不小,牛羊不算,人口也要上千口,爷爷可是大到谁家的炕眼门,小到谁家的小九九,茄子一层蒜一层,码齐着的,所以这时老唐放下了守在猪食槽边蹭吃食物的好机会,到上房里来找爷爷,它要让爷爷知晓今夜要下雪,瞒谁也不敢瞒爷

  爷。

  它果然从炕上发现了爷爷。它有了些许的失落,但它还是打算禀明,好叫他早点防备。它努力追寻着爷爷的目光,可爷爷已躺下,只能看到他的头脑,可就是这颗头脑却把它吓了个半死:原来它要告说的事,早已落在这颗头脑上。

  “人暖腿,狗暖嘴,鸡儿暖素子,猫儿暖肚子”。灰溜溜出来的老唐这会儿只有尽着可能地把嘴围在脖子里。秦源的腊月冷,秦源以外的腊月更冷,这点老唐有刻骨的认识,可是再冷也有温暖的天堂。只是人们的天堂在天上,老唐的天堂却在这里。白天的不说,春夏秋冬的不说,单说这一阵的,秦源老唐家北房娘的炕眼门,蓊蓊郁郁,骨头一样暖和,就是它的天堂。

  老唐只打个盹就醒了,它要看下雪。它有三好:吃骨咬生(不认识的)看下雪。下雪的好处爷爷是知道的,爷爷常说:腊月白三白,狗不吃黑的,可我试了多次,老唐却吃,尤其是黑乎乎的骨头,所以我每次用这个铁的事实顶撞爷爷,爷爷就一次都没有生气,因为他自知理亏。可是老唐不知是哪根神经出了问题,竟也有着喜好下雪的爱好。

  下雪了。

 

  • 上一篇:甘谷游记
  • 下一篇:
  • 返回首页
    打 印】【顶 部】【关 闭
    发表评论 共有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合作:天水天磊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 | 甘公网安备 62050202000148号|
    Copyright © 2005 - 2010 Tianshuixinshikong. All Rights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