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精选 > 散文
一个人的原野

时间:2015-05-28 16:17:44  来源:  作者:一个人的原野  浏览量:; 字体设置:
  热点导读:   罗语欣(西安市七十中高三)  远处被新生水汽稀释了的灯火里不安冲撞的飞蛾和高高阴影下的大片黄草提醒着我有多久没来过这片原野。早春里携带着远方更高纬度的凉气的晚

  罗语欣(西安市七十中高三)

  远处被新生水汽稀释了的灯火里不安冲撞的飞蛾和高高阴影下的大片黄草提醒着我有多久没来过这片原野。早春里携带着远方更高纬度的凉气的晚风催促着野草涌动着漫向我的脚踝,像是对故人的欢迎仪式或是什么故事即将开场的序幕。一个美丽深邃的开场,像美人冷峻的眉角,睫毛下的阴影藏着冰冻的湖水。

  从前这片原野里一切都是无比欣然的绿,春日里似乎不是这般光景,我记得这里该有杏花粉色的光影,影影绰绰的虚影里该有那么几个人,他们的笑声震落了枝上的红云,带着露水染红了脚下初长的草,阳光里有种生命懵懂的味道,试探着钻进泥土里,拥抱着一地的嫣红。

  他们在我到来后的某一天来到我周围,笑容无比通透,我甚至能穿过他们清澈的身体看到背后天空中回巢的白鸟。阳光无法在他们脚下埋下一小片黑色的阴影,我看着他们的样子想,这应该就是我的样子。

  我跟着他们在晨风里追赶脱线的风筝,听泉水落在玫瑰丛里的响动,远方牧童的短笛流落在花团里,像是一抹明艳的轻盈雾气。

  有一天我在溪边看着自己的倒影,水纹细致地排列着炫耀着粼粼的颜色。倒影里的脸干净明朗,眉眼里荡漾的是蜜色的神采。额角上有一小片阳光的痕迹,热热的有些刺眼。我向水中的倒影拂去,它却在一瞬间模糊成一个复杂的表情,又好像是另一个人,带着从未见过的陌生冷峻平静地注视着我,然后消失在溪水晃眼的光影里。

  于是流水带走时间褪去的层层尘埃,使它越发明朗耀眼,一分一秒严丝合缝,它搜刮着明暗角落里兀自生长的一切,好像看不见的暗潮汹涌,不动声色地把它们席卷殆尽。

  我坐在原野繁盛的草丛里,虫鸣低低地缠绕在蓬松的草隙,远处的人影挡住了一小片天空,逆光隐藏了他们的表情。

  时间再次汹涌几番,原野终究敌不过时间的催促,一次又一次褪了初生的颜色,像是昏黄疲倦的老旧照片,吃力地凝固着曾经被视为珍宝的时光。

  我依旧坐在草丛里,若你看得到我,会觉得我在等待什么人。不错,从某一天远处的人影跨过清溪,挡住我头顶一小片天空开始,他们一步步离开了原野,他们身后是狭长的阴影,像是来自太阳吃力的挽留。他们像是说了是时候离开,却连再见也没有。好像他们从来没有出现过,只留给我一片茫茫的黄草和密不透风的窒息。

  原野成了我一个人的原野,我守着丛生的草,丛生的空旷,大风里它们摇曳生姿,像是粉饰了层层妆容的姣好的脸,层叠的阴影里看不出情绪,精致而虚假。我在那场大风里选择了离开。回头看着那片消瘦的身影,像是无谓于我的离开,原本每一个世界都不稀罕离别。

  而另一个世界像是无止境的奔腾的洪流,粗鲁地将所到之处斩于麾下裹挟而去。当我迈向那洪流才知道原来那撕扯的力量无从反抗,原来每一个踏出原野的人都深陷其中,颠沛流离。视线里尽是看不见的浑浊。怒吼着的喧嚣吞噬了夜幕降临后的几声呼喊,在太阳重新升起的时候将它们揉碎掩埋在看似平静安逸的砂石里。

  于是当我背负着疲倦重新坐在摇曳的黄草丛里,远处的草尖早已漫过了看得到的极限,黑夜坠下大幕,隔绝了冷风来处的声音。

  沉静的空气里像是有低低的呜咽,细长的草茎相互依偎围绕在我身边,我听见他们告诉我多少人曾经到过这片原野,又有多少人离开,以及它们终究会在无人来往时消亡,直到又有几个初生的明媚面容光顾,它们再在春风吹过时又生。或许这片原野曾经哀伤过离别,只是没有尽头的来往流连都敌不过时间稀释。

  头顶上炸裂的星光和冷空气摩擦出银色的光芒,坠落在草尖上,烧灼着不安涌动着的原野。灯光明灭,黄草翻滚着柔软的浪潮溢着粼粼的斑驳的光,带着滚烫的温度。层层叠叠的细碎声响跟我做着最后的告别。

  再次离开时我没有回头,银色的光芒将半边重紫色的天空烧得透亮,堆积着轻薄的纠缠的云。燃烧的原野像是一个巨大的熔炉,繁盛的黄草阴影下熔化着来者的悲喜曾经。星光里的告别看起来悲壮而盛大,愿你在下次春风来时依然繁盛无边。

返回首页
打 印】【顶 部】【关 闭
发表评论 共有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合作:天水天磊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 | 甘公网安备 62050202000148号|
Copyright © 2005 - 2010 Tianshuixinshikong. All Rights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